今日新開傳世私服,三無傳世私服

當前所在位置:主頁 > 新開傳世 > 正文 >

我們是最邊緣的噴子:罵了四年 愛了四年


2018-05-31 05:38  來源:www.xpaqdl.live

七號:水軍逼瘋龜娘

LPL四周年:薪火相傳

Faker痛哭想忘記過去

風雨四年 追夢Uzi

從2013到2017,LPL已經四年了,WE還是那樣揮灑著紅色的熱血,OMG已經褪去了當年的青澀,皇族也換了好幾個名字。四年韶光,說起來其實有很多的感觸,從電腦前面的默默的哭,到LPL現場放肆的尖叫,我們回不去從前,我們也忘不了曾經。

一路走來,見證的、陪伴的,有那些還在揮灑熱血的選手,還在為夢追尋的戰隊,有那些曾經是孩子現在是父母的粉絲。還有那樣一群被邊緣化的卻又不能忽視人,中國噴子。

罵了整整四年,愛了整整四年。

不要以為我很閑 我也分分鐘千萬流水

第一位“受訪”的同學,是我發了無數私信后唯一回復我的人,至于為什么唯一,可能是因為我的私信確實沒有太客氣,“作為一個噴子,你想接受采訪嗎?”囂張的開場白,也換來了一句“你是不是以為我很閑,我分分鐘千萬流水”。

就這樣,我們聊了起來,從2013聊到2017,從比肩韓國聊到日薄西山。

“我本來只是WE的粉絲,噴的第一個隊伍是WE。”

他拍了他的桌子給我看,WE的鍵盤、鼠標和鼠標墊,屏幕周圍貼著微笑的、兮夜的,從第一代到這一代的大頭貼,他說他是個摳腳大漢,房間卻像個十足的迷妹。

沒辦法,喜歡WE,因為喜歡,所以第一個噴的也是WE。

他還記得當時是因為WE輸給了IG,感覺簡直是奇恥大辱,畢竟,在當時的大環境下。WE可以輸給天下,唯獨不能輸給IG,這是當時WE粉絲的共識。

他和我說,他的職業是個老師,暑假的時候幫學生補習,剛剛下課,回家后顧不得開空調就直接打開了電腦,感覺開機讀秒都是一種煎熬,好不容易身上涼下來了,WE也輸掉了。

然后當時的情緒就是特生氣,就像是被人搶了老婆的那種感覺,就覺得忽然有一股熱氣從腳心涌上來,然后就是一個空礦泉水瓶子砸到自己房間的門上,緊接著就關上電腦屏幕平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大口的呼吸,心臟急促的跳動的感覺到現在都記得清清楚楚,然后就是很長時間的沉默,然后就是在沉默中忽然的爆發,寫出了自己的第一篇帖子《我就想問問若風不空大會死嗎?》。

再然后,隨著草莓他們的退役,從老WE粉絲到加入“柯南sima”團再到逢戰隊就開噴,噴著噴著,就過了好多好多天,直到最近才陡然發現,四年了。

他告訴我,回想起來當時為什么要噴WE的原因,就覺得WE拿世界冠軍的那一幕太迷人了,總覺得這樣的隊伍會輸,心里很不舒服,再然后WE不行了,雖然知道是人云亦云,可是也還是跟著大部隊在每場比賽賽后發帖子問候柯南,至少這樣不會再有那種躺在床上大口呼吸,心跳急促到難受的感覺。

后來,他覺得自己升華了,看到世界賽上隊員衣服上的五星紅旗,覺得和WE的顏色一樣,看著就覺得驕傲,可是,我們沒有在拿一次冠軍,所以他就一直沒有停止過噴人。

七號:水軍逼瘋龜娘

LPL四周年:薪火相傳

Faker痛哭想忘記過去

風雨四年 追夢Uzi

從2013到2017,LPL已經四年了,WE還是那樣揮灑著紅色的熱血,OMG已經褪去了當年的青澀,皇族也換了好幾個名字。四年韶光,說起來其實有很多的感觸,從電腦前面的默默的哭,到LPL現場放肆的尖叫,我們回不去從前,我們也忘不了曾經。

一路走來,見證的、陪伴的,有那些還在揮灑熱血的選手,還在為夢追尋的戰隊,有那些曾經是孩子現在是父母的粉絲。還有那樣一群被邊緣化的卻又不能忽視人,中國噴子。

罵了整整四年,愛了整整四年。

不要以為我很閑 我也分分鐘千萬流水

第一位“受訪”的同學,是我發了無數私信后唯一回復我的人,至于為什么唯一,可能是因為我的私信確實沒有太客氣,“作為一個噴子,你想接受采訪嗎?”囂張的開場白,也換來了一句“你是不是以為我很閑,我分分鐘千萬流水”。

就這樣,我們聊了起來,從2013聊到2017,從比肩韓國聊到日薄西山。

“我本來只是WE的粉絲,噴的第一個隊伍是WE。”

他拍了他的桌子給我看,WE的鍵盤、鼠標和鼠標墊,屏幕周圍貼著微笑的、兮夜的,從第一代到這一代的大頭貼,他說他是個摳腳大漢,房間卻像個十足的迷妹。

沒辦法,喜歡WE,因為喜歡,所以第一個噴的也是WE。

他還記得當時是因為WE輸給了IG,感覺簡直是奇恥大辱,畢竟,在當時的大環境下。WE可以輸給天下,唯獨不能輸給IG,這是當時WE粉絲的共識。

他和我說,他的職業是個老師,暑假的時候幫學生補習,剛剛下課,回家后顧不得開空調就直接打開了電腦,感覺開機讀秒都是一種煎熬,好不容易身上涼下來了,WE也輸掉了。

然后當時的情緒就是特生氣,就像是被人搶了老婆的那種感覺,就覺得忽然有一股熱氣從腳心涌上來,然后就是一個空礦泉水瓶子砸到自己房間的門上,緊接著就關上電腦屏幕平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大口的呼吸,心臟急促的跳動的感覺到現在都記得清清楚楚,然后就是很長時間的沉默,然后就是在沉默中忽然的爆發,寫出了自己的第一篇帖子《我就想問問若風不空大會死嗎?》。

再然后,隨著草莓他們的退役,從老WE粉絲到加入“柯南sima”團再到逢戰隊就開噴,噴著噴著,就過了好多好多天,直到最近才陡然發現,四年了。

他告訴我,回想起來當時為什么要噴WE的原因,就覺得WE拿世界冠軍的那一幕太迷人了,總覺得這樣的隊伍會輸,心里很不舒服,再然后WE不行了,雖然知道是人云亦云,可是也還是跟著大部隊在每場比賽賽后發帖子問候柯南,至少這樣不會再有那種躺在床上大口呼吸,心跳急促到難受的感覺。

后來,他覺得自己升華了,看到世界賽上隊員衣服上的五星紅旗,覺得和WE的顏色一樣,看著就覺得驕傲,可是,我們沒有在拿一次冠軍,所以他就一直沒有停止過噴人。

然后,EDG拿了2015年MSI的世界冠軍,雖然明凱是WE的“叛徒”,他還是挺高興的買下了所有的紀念皮膚,他和我說,買的時候還是挺心疼的,他在的小城工資不是特別高,做老師的就更是了,那些皮膚都挺貴的,下單的時候有點肉疼。

可是后來的一切,讓他覺得還是繼續噴吧,只是噴的對象從柯南變成了無狀態,從無狀態又變成了廠長,換了很多人,他自己也記不清了。

我后來有問他當噴子的原因,他回了我下面的話:

“其實你想想,社會節奏那么快,每天教完書回家都超級累,真想玩游戲的話,開兩盤匹配,痛痛快快的贏兩把拿個MVP裝裝B,或者輸了就去噴噴隊友解解氣,至少有人給我刷6666或者和我吵架互動吧,怎么也總比我對著墻發沒人搭理的脾氣放松。

你要問我原因,無非是放不下,喜歡而已,你說我噴了,真的能決定什么呢?我還是拿幾千塊錢的工資每天擠公交車,選手該開法拉利的開法拉利,該吃吃該喝喝,我真能逼著別人去跳樓嗎?不能吧。”

我不知道怎么總結他的話,就覺得人這么自私的動物,都不會為了不相關的人或者事去花一分功夫,社會節奏越來越快,大家哪有那么多的時間去噴去罵呢?

只是因為單純的喜歡,才有了這樣的魔力。

我都不喜歡OMG了 你激動什么?

我采訪的第二個人,是我的一個長期開黑的小伙伴,在一次排位的過程中相識,我打中單他是打野,認識兩年多,沒加過QQ也沒加過微信,基本都是在游戲里等一句“下局一起”,只是當有比賽的時候,他邀請我我會假裝不在或者告訴他我在看比賽,一來二去,我開始向他說一些自己對于比賽的看法,大多都是憤怒的言辭。

直到有一天,他一改往日的高冷姿態,開始了自己的侃侃而談,我記得那是OMG輸給皇族告別S4的晚上,他第一次和我長篇大論聊了半天,從OMG的弊端說到傘皇,從理智說到瘋狂。

從那天起,我知道了原來他也是個噴子,尤其是2015年的春季賽,只要有OMG的比賽,他都會很激動了和我說一些有的或者沒的。

后來,我不常上游戲了,我們交換了微信和電話,我記得第一次通電話的時候是OMG在春季賽被淘汰的時候,他語氣很激動,說大哥是腦殘小狗是浪X,也是從那天起,我知道他其實是個十足的噴子。

后來,OMG不那么厲害了,他也恢復到除了問我“一起開黑嗎”就很少去聊別的事情的相處狀態,直到2016年春季賽,無狀態在和VG的生死局里拿出了自己的狐貍,一樣的高麗風情這次卻只能慘白無力的笑,生氣的我漫無目的刷著微信,無意中打開和他的微信聊天框,不那么理智的說了Dandy的慘無人道,他回我說:“我都不喜歡OMG了,你激動什么?”

這次我借著采訪的機會問他為什么當時會說出這樣的話,他說,“當時就覺得全天下只有自己是最愛OMG的,總覺得自己說點什么全世界都能看到,后來看著OMG就那樣不死不活的,自己也懶得去噴了,最愛的時候噴,不愛的時候自己想激動也激動不起來了。”

其實想想確實就是這么簡單的道理。

不過最近,看著OMG有回歸巔峰的感覺,他又開始喋喋不休了。

可能,噴也是平凡人愛著電競的一種方式吧。

在他們最難的時候 不能這樣

我有一個作者,97年的孩子,幫我寫了很多很多的文章,無論是吹捧的還是針砭的,在我看來他都信手捏來,不過,私下他是個十足的噴子,從“這個青銅打野帶著白銀輔助送人頭”到“我想他是覺得職業太苦想退役賣餅”的金句比比皆是。

不過,S6的時候一件事卻讓我很側目,EDG止步八強,他在群里搬運一些由此而生的好笑的或不那么好笑的梗,我私聊他說既然這些梗那么有趣,你就去寫出來吧,他一直支支吾吾不愿意去做,我問他為什么,他也沒說。

這次我將他作為我的第三個采訪對象,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半年前為什么要拒絕我的委托,他告訴我:“平時的話我一定愿意寫,因為我覺得我寫了他們如果看到了會變得更好,我當初來當寫手,也是因為這個原因。”

“不過后來好像覺得也沒啥作用,但是也習慣了就是了,畢竟我是個噴子,我要在更高的舞臺上噴。”

我又問他,既然如此,有這么好的良機,你為什么臨陣退縮。

他和我說,當時就只是覺得在他們最難的時候,不能這樣。

我聽他這么說,能想象出當時他的糾結,作為一個陪我雙排能把給他發工資的我噴的無言以對的噴子,能克制住自己通宵看比賽看了一團漿糊的怒火,我很意外,也很理解。

誰不是為了更好更好的明天呢?只是自己沒有足夠的實力去親自上陣而已。就像很多的父母希望自己可以考上重點大學彌補初年的遺憾那樣,非常簡單的心情。

可是真的到那個弦快要崩斷的時候,大部分的噴子不還是保持著難得的緘默嗎?畢竟這群“毀了”LPL的人,也確確實實的愛了這么多年。

四年了,感覺噴子一直就在電競的邊緣,可是我覺得,有噴子的地方才是電競吧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一篇:上一篇:新版本曝光《龍紋三國》全新內容即將上線
  • 下一篇:下一篇:崩壞3戰場疾風怎么樣?戰場疾風優點?戰場疾風隊伍搭配?
  • 最新相關文章

  • dnf玩家精美同人原畫賞
  • 浙红快乐11选5走势图